-=≡≡=-

-=≡≡=-
暂别

北疆

家人安康



随笔

手绘

远走

©-=≡≡=-
Powered by LOFTER

意气

蜷蠕:

当年锦官花重 遍压世人
不还是得折服于少年 春风得意的马蹄
西山里骑行归来时
催去了整座长安沉凝的暮气


过三里坟外敬一杯酒 五更天 在红烛楼里
散尽千金
听白水倒进杯子 听一夜长袖翻舞
吹乱飘向栏杆的骤雨


远游 记得别打探客船上为何挑灯
寒山寺的钟声传来 还对着烛火
扣着指头的
全是回忆憾事的伤心人


风尘总会扑面 剑总会钝了三尺的青锋
在自己的道上
死人的话和活人的道理 都不太真
无妨 反正鲜衣怒马的心思就算死了
骨气也能保留下七分


少年就算不再是少年 
那就不是了吧
但总有白马嚼着金勒 总有稚生赶路干燥了口舌
到那时
别忘了你也曾是少年 别忘了
在他们的欲说还休里


递给他们一壶水喝

评论
热度(80)
  1. Willette.琛蜷蠕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西洲。
    今天再看到,忽然很难过。我的歪老师没有下一个四年了。
  2. 簌簌-=≡≡=- 转载了此文字
  3. -=≡≡=-蜷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