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随笔,手绘,远走

山水有相逢

【荷尔蒙】

暴力倾向于·性·希望爱情
男人把骨头拆落四条胳膊,腿
匍匐成两半,掰断上帝的吻

只有“我能救我”在明天之后

情人披头散发来,披头散发去
口舌含蜜又长刺,眼中是个孩子
他,幼稚且贪婪无度吃不得苦药
轻微的偏执再加上一点点的浪漫

所以他们只能用嘴唇“亲吻着”

把冲动的话咽到肚子里,牙齿痛
心脏挑逗四个瓣膜,血液循环
都想要去永久性贷款,换一个人爱
以肉体斥责肉体,排除酒精中毒

灯下的蜡油与羽毛笔,天鹅绒
沉迷于海浪下的暗流,歌声涌动
皮肤相互编织,摆手终究天黑

赤·裸·醒来时,谁也不见谁

山野若无我

P1无滤镜

【别动】

胡杨林背后烧掉了,半只烟

挂在脸上,羊群没什么着落

想必是他人的喜宴,令你厌烦

或者,或者是后天过期作废的酒

再或者是在沙漠里和妻子一起

“丢失的白骆驼”可能去了塔城

别动,那是最后的一阵雨的水洼

明天,河床就会失去魔力,如我

别动,请继续爱他们的孩子

情人啊,把亲吻和热泪同时留下

卷起来的发梢会挡住夸父的太阳

姑娘是楼兰消失不见前的复活

而此刻的话,多得哑口无言

三个人恰为僵局,正好谁也别动

红色

【塔塔】

最后一颗紫黑色的桑葚
脱落,掉进她红彤彤的眼眶
叫塔塔来,塔塔会爱她

秘密被纱窗捕捉,喘息
重影与直布罗陀站立的岩
绿松石背后的幽灵,都在
床边的,忽略不计的
  
“折射中”

那是吻与上帝与眼睛与蓝
猫尾近半寸的花边,塑料盒
写不完,两个人间和星期天
塔塔,沉默咀嚼牛肉番茄

隐晦的把戒指褪下,就像
“女人丢掉,塔塔”
丢掉,次次的美满之家

叫塔塔来,眼睛比耳朵软
泪水淌过故乡的河,铭文碑
嘴唇咬烂说什么也没用
肢体编织成海浪下的暗流
抛弃以前没能抛弃的

情人岛外,绿色的蝴蝶飞蛾
她叫塔塔,却不是原来的
那颗剩下的牙被汁液酸倒了
面前无人问问她,是否认路
只是踩烂路边的桑葚树,尾气

“塔...

自调:赛里木

加少量金粉银粉

平常都是些重金粉的深绿棕色和红色。
调一个比较清凉温柔的颜色。硫酸纸,
白卡好像是200多克。

【偷窥狂】

投放一枚导弹,门内压响
她的裙摆层层撩起,似是虫蛾

1 / 46

© 聿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