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灵魂的海市蜃楼
家人安康

诗,随笔,手绘,远走

©-=≡≡=-
Powered by LOFTER

ForrestGAO:

西北偏北

【月亮河】

他们在河流中寻一盏灯

老叟用半碗茶,晃荡半只船

而女郎的裙摆刚刚没过膝盖

红烛就传来空响

掌纹上是村落最后的稻草

秋去冬来,每每有雪

雪来时,河床便结了冰

迎亲和送亲都没了喜色

被渔网打捞的月亮和星团

失去了最后的归宿

风平浪静,漂漾,漂漾

【那是什么缘故】

喝醉的流浪汉与天鹅

以及最后的食客

倒挂,灯火阑珊处

那是什么缘故

【坛】

女郎挽起香火延续之后的眼帘
赤裸如河,搅混了那些,泥沙俱下
柔波之外的美,被硬生生的省略
迟走一秒,她便要向善说谎
次次饮醉,恶坛里熬命的哀酒

【当潮水来】


潮水褪却了一身的颜色

河岸的船,在等我


野草正巧挡住了半圆的月亮

送葬人路过,披了白霜

旁人知晓的事,都在深深处了

他们把眼睛放到山的背面去

当太阳落下,便哭红眼睑


潮水又漫过眉间

描了许多遍的远黛和唇

一同老去,老去得轻易

有船,隔重重明灭的暗火

有船,又隔着层叠叠的薄雪

无人肯将他的脖颈吊起

也无人为她打捞襦裙


安得一声声,安得一声声

怀里轻歌,同乐同乐


【深红色的女郎】

我不会选择活埋我的,任何一个夜晚
又向爱我的人们次次甩了脸色,那是谁
十二点后的路灯再等流浪汉,偷偷回家
天狗吞了日月,宇宙万物,可跨过
那个疾风炸裂的时代,直觉致敬沉默的
谈美的他们把格调故意的,攀升
从始至终,我的情人一文不值,哈哈
裙摆被佝偻的影子拉扯变形,到最后变心
我深爱的女郎,你不知我如今何等模样
离开了这片土地,你也就失去了,红
他们都应该是你偏爱的人,男人,女人
不应以贫穷为他们,定了高下
也不应以善恶为他们谋了出路
他们之外,还有燃不尽的光热,直到煤灰
最不应该以他们的饥饿,而背离他们
最该,在睡前杀死他们,而不是永久性的同情
红,我无法用电话线和输液管接通的血脉
有许多令人诟病的怪癖,在...

【红】

逃婚的新娘被泼了漫天的,红
亲人们群拥而至,推到了他们的雕塑
没有立约,没有一个人,念祝词

【sorry】

墨水瓶被高高吊起

孩子的手,就像支钢笔

把来来往往写得漫无目的

花开

巨人的手被浓雾冲淡了

W先生今天没有戴眼镜

在这个国家里,W先生的记忆变成一个个黑色的玻璃球,最后变成国王悲伤的黑色眼睛。

“能和我交换么?”国王问道

刚下了一场雨,奇怪的尖顶城堡和波光粼粼的水洼,W先生的靴子湿掉了。

“我都可以送你,希望你能开心我的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