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暂别

北疆

家人安康



随笔

手绘

远走

©-=≡≡=-
Powered by LOFTER

【我也什么,都,看不见】

请把汤公的牡丹摘下,烧于我,友人

让那些将死之人,留下一点半点的脸面
别再质问任何一个活在恶语里的老人
别再要挟最后一颗火种,牙齿如锋刃
污秽从内而外,无需多言,要什么加冕

迦南地的河流与诗意,满月,又满月
关于争辩,关于任何一个女人的分娩
当我把哲理与安分抛弃,恰如恶疾
那么多的深情乖张,那么多的不负勇往
他们用身体照亮,一束束泥土缠腰

有没有,没有,动心譬如饥饿的梦
亲人把我的眼睛摘下,就像捡脏掉的扣

说的再漂亮,我也不知道何为宇宙终点
你再爱我,我也什么,都看不见
召回魂灵来,我们和他们再撕扯几遍
直到现在为止,不必让赤裸的,藏匿
这是西塞罗的沙漠,罗马的国
托勒密的情人,我眼里的达达,达达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