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暂别

北疆

家人安康



随笔

手绘

远走

©-=≡≡=-
Powered by LOFTER

【伞下午才来】

六月一阵雨,云朵都坠落
把烟火变成半只哑巴,灰色
当歌不再是耳朵的二分之一
男人和女人,同时转头
去看滤镜色的房子和阳台
然后,挥手告别,走路离开

他们说,前年大前年直到雨前
都很好,很难得,只是没有

“一把为彼此撑开的伞”

即使,用舌头彼此打湿嘴角
也没有办法,找到安静的伞底
情人怀里的脸恰巧擦肩而过
女人挽起长发脱掉昂贵的鞋子
他的名字,早就该想起来了

事到如今,却没了念的必要
伞下,谁也没有问候谁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