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暂别

北疆

家人安康



随笔

手绘

远走

©-=≡≡=-
Powered by LOFTER

【深红色的女郎】

我不会选择活埋我的,任何一个夜晚
又向爱我的人们次次甩了脸色,那是谁
十二点后的路灯再等流浪汉,偷偷回家
天狗吞了日月,宇宙万物,可跨过
那个疾风炸裂的时代,直觉致敬沉默的
谈美的他们把格调故意的,攀升
从始至终,我的情人一文不值,哈哈
裙摆被佝偻的影子拉扯变形,到最后变心
我深爱的女郎,你不知我如今何等模样
离开了这片土地,你也就失去了,红
他们都应该是你偏爱的人,男人,女人
不应以贫穷为他们,定了高下
也不应以善恶为他们谋了出路
他们之外,还有燃不尽的光热,直到煤灰
最不应该以他们的饥饿,而背离他们
最该,在睡前杀死他们,而不是永久性的同情
红,我无法用电话线和输液管接通的血脉
有许多令人诟病的怪癖,在黄色皮肤上生了斑
情人为世事无常,秃了一头秀发和两弯眉毛
他们都说,原来的时代好,有高尚者的碑
不过是当下,恐惧未来的人越来越抽象
而我,还相信未来,等待出轨的女郎回心转意
这样赤裸直白的人,却变成了最大最大的背叛者
当他们用漆黑的夜晚活埋我时,我正在写诗
写到屠·杀和深红色的巨坑,于是都成了现实
来点儿生活版块小小的幸福感,如整日的衣衫褴褛
爱我的人们,可知道你们多多少少受了他们的摆布
此刻,我的情人已死,变成无处可寻的幽灵
如果重生,我可以挺直腰板,大声质问
女郎,是不是越爱越要往深里去埋
那么地狱里,又有多少人爱得深沉,死去活来
这样的苍白脸色,你又认得谁是谁呢
我们,他们,都是一般模样,黑发,黑眼睛

评论
热度(21)